HR

今年初三,是在暗示什么吗🤔

一个末世脑洞

突然有一个大大的脑洞,
想到哈利波特里,TR那么容易就找到了那个山洞,这么多年过去肯定不可能没有人[驴友]发现那个山洞,于是我脑补,有一群人发现了山洞并进去探险。
惊醒了阴尸,好不容易逃出来,其中一个,却被被里面的阴尸抓伤了腿,之后,外面的世界就开始上演行尸走肉。
魔法界因为阴尸太多杀不完,关闭了9.3/4。但问题是他们都忘了哈利,等他们想到把救世主落在了麻瓜界时,所有人都不相信他还活着。
二年级,老伏发现灵魂问题,吸收了魂器日记本找挂坠时偶然见到哈利和一群同样是巫师,(都没来得及进霍格沃兹)伙伴自己发明的咒语,并成为了在这个末世叱诧风云的团队
并想招揽他们参加自己的食死徒的种种(暧昧的)故事
如果有人想写这个脑洞,再评论里说一句。
求评论~

七点半,达利和哈利准时去上学,佛农姨夫开车送他们,并给了他五英镑让他去买一些方糖,上学的日子对哈利来说是很棒的,他不用给那一家三口准备饭或收拾家务,也不用忍受达利和佩妮姨妈对他的冷嘲热讽,只要能做好简单的数学并把单词的拼写搞清楚,只要不拉低平均分,老师不会特别关注你的。

但,凡事都不是完美的,哪怕是上学也一样,在老师公布了今天的作息时间后,哈利这么想,因为他每星期必有两天会和达利的作息表一致,[以下是作息表]

A组B组
上午 英语和数学
12:30-1:00吃午饭
下午 体育,社团活动
C组D组
上午 数学和英语
11:50-12:20吃午餐
下午 体育,社团活动

当然像哈利这种监护人没花钱报任何活动的,要么回家待着要么参加别的同学创建的社团,但哈利觉得,那些在社团里学不到任何东西,毕竟,除了无聊,有谁会参加异常生物探索社团?那纯粹是在浪费时间。

上午数学课老师发给每人一块糖,以奖励上次测验的好成绩,达利一下课就开始纠集他的小跟班收糖,他很幸运没被达利想起来,但这种幸运只持续到了午饭时间,在他吞下属于他的面包加莴苣时,达利向他来收糖了,他撒谎了一个谎,他说糖被自己吃了。

实际上那块糖就在他刚吃完面包后,攒成一团的锡纸内,只不过换了一个包装,但达利肯定猜不到他敢在他的眼睛底下玩这招,达利当然没想到,所以他愤怒的瞪了哈利一眼,愤愤地放了句狠话:“等下体育课,有你好看!”

他和达利一起上了最后一节体育课,期间被恶意绊到两次,每一次达利和他的小跟班们都哈哈大笑,好像看到了什么很好笑的事情一样。

其实他完全可以躲过去,但是然后呢,因为达利在小跟班前丢了脸,回去告诉他“亲爱的妈咪”然后让他被佛农姨夫打一顿,如果被邻居看见,再被邻居面前栽赃原因是偷了家里的钱,然后再过上三天没有晚饭的日子?

哈利突然感到很生气,他想把哈哈大笑的达利用锋利的指甲撕成碎片,然后看着他灰白色的肠子和白色的脂肪随着鲜红的血液四散在操场的草地中,而他的小跟班则会大声尖叫,但最后最后他们都会变成草地的肥料,这种想法一出现,便开始愈演愈烈。

他不知道自己的指甲开始变尖而眼睛开始泛起了蓝雾,这时,一个栗色头发的男生走了过来,不知他做了什么,猛的将哈利从这种想法中惊醒,哈利声音沙哑而带着杀气的问:“你是谁?”那个栗发金眼的男生低声道:“我是异常生物探索社团的卢加,如果你还经常会像刚才那样请务必来找我”“这关他什么事”哈利心里不屑想

剩下的课达利依旧还是找他不痛快,但已经收敛了很多,有可能是因为老师过来了。

下午2:00,放了学,哈利去了附近的一家便利店买了方糖,由于店里促销仅仅只花了三英镑,然后便踏上了回家的路……
tbc

“哈利,起来做饭!”这句话一下子吧哈利从那个梦里惊醒,不足的睡眠和饿到麻木的胃让哈利无比的想念梦里的情景,在那个梦里他是海上霸主,是大海的宠儿,他不由得阴暗的想,如果他还是人鱼的样子佩妮姨妈会不会尖叫一声晕倒,这时他感到脚背微微发热。
才六点钟佩妮姨妈就叫哈利起来,为她的宝贝儿子达利做一顿油脂丰盛的早餐,他里走向厨房,佩妮姨妈的果汁、达利喜欢的热巧克力、还有弗农姨父的咖啡。
再给滚烫的热巧克力加糖后,哈利发现糖罐子里剩余的糖并不足以让弗农姨父喝上一杯满意的咖啡,他有些慌乱但马上又镇定了下来。
他想到了一个办法,只是原主保佑,让弗农姨夫心情好一点,他把剩余的方糖堆在一起好让它们显得多一些,然后开始忙碌佩妮姨妈的果汁,他好不容易在冰箱里找到了三只被佛农姨夫称为垃圾食品的橘子,在榨果汁的时候佩妮姨妈出来了,她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低声说:“安静一点,如果把我的小天使吵醒有你好看!”在煎完培根、火腿,和鸡蛋后。
他拿着自己的那两片白面包和一小瓶水慢慢的走回自己的壁橱,刚关上壁橱的门他的房顶突然猛烈的震动起来,他一个不小心让一片面包沾上了灰,几分钟后他听见厨房里的喧哗声,原来是达利不小心被热巧克力烫了舌头而佩妮姨妈则在安慰他,并辱骂自己,骂自己不得好死。
他烦躁的闭上眼睛,达力真是头蠢猪,喝一杯热巧克力都能烫的自己像一个小宝宝一样乱叫,热巧克力啊,到底是什么味道的呢?
他突然想到,自己的面包还没有藏好,于是他小心翼翼拨开褥子,用一小块他从学校附近酒吧捡来的的铁皮撬开了床下的一块木质地板里面藏着他全部的家当,比如:一张包廉价巧克力的银色锡纸[巧克力早在昨天晚上禁闭时被他吞了个一干二净]一把德思礼家后门的钥匙,和一百零六个便士还有一个里面全是过期糖果的铜制小盒子。
那是他某一年万圣节得到的,虽然达利抢光了他篮子里的所有糖果但依达利蠢猪般的脑子绝不会想到他过于肥大的衣服下还藏着另一小盒糖果,那个盒子很精致上面纹着很精细的花纹和一个单词--改变,那是一个及其落魄的女人给他的礼物。有时他虽然饿的要死但却不碰小盒子里的东西,因为他有一种奇怪的直觉小盒子里的东西很重要不能碰。
他把没落上灰的面包放了进去然后合上木板用褥子重新遮上然后一小口面包一小口水的吃完了这份丰盛的早餐。

事情发生在进霍格沃兹前一年
本文哈利受虐待不像原文只是被达利抢吃的
OCC请注意
不适者勿喷
哈利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很久没做过梦了,因为一般他是饿昏过去的根本不会做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条很漂[1]亮的人鱼在深海抓鱼吃当然鱼肉是很凉的,毕竟在深海。
然后他感到不满足,想吃热的,就游上海面开始唱歌,当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唱歌。
然后一艘有些破旧的船开来,一个人掉?!跳了下来,他感到了一股冲动,然后他把锋利的牙深深地嵌进那个水手的颈动脉,很多的血喷了出来,温温的淌在他脸上但哈利并不反感,反而感觉很舒服。后来他把水手拆开来吃了。
那并不好吃,肌肉太硬了,差点噎到他,但比起深海鱼那冰冷的躯体好多了,值得一提的是,不知为什么,继那个水手之后整船的人都跳了下来,最后都变成了海里冰冷的浮尸,对于肉质没有海鱼好还失去了温热血液的浮尸他采取的措施一直都是不闻不问的。
于是他就这样在海面上生活了很久,认识了很多人,比如一直呆在亚特兰蒂斯城堡不肯出来的加尔老头[虽然他要求所有人鱼都叫他教授],红头发唱歌很难听的罗丹,还有特别聪明的褐发人鱼赫尔和毒舌的药剂师,还有很多人鱼过着有趣的日子。
不过哈利是与众不同的不是因为他吃人,而是因为他鱼尾上那一丛丛好像燃烧着的鬼火是幽蓝色的这也代表了他的与众不同,他是一条鬼尾。
但他总觉得少了些什么,这让他很烦躁,不过温热的血流淌在脸上时,能让他很好的减少这种烦躁。
直到一艘很豪华的大船打破了他们平静[并不]的生活,有一个红眸黑发的英俊男人在船上和另一个长的和他一摸一样的带着黑宝石戒指的人用两根也是一样的颇有骨感的树枝指着对方然后,红眸的男子很明显的恍惚了一下被另一个偷袭掉进了海里。
(未完待续)……
[1]漂亮是一个眼睛像红宝石的人说的,但他不记得是谁了可从小到大谁愿意跟他说话呢

那些发展成cp的理由[如果还有可以在评论补充]

他们是唯一的死敌[伏哈、莫福]
他结束了他的传说[伏哈、莫福]
一方一直被人口口相传直到另一方出现[伏哈、莫福]
一方死在另一方手中[伏哈、莫福、有金]

神的游戏1

真的有神设定
Kenny得到一切设定
主角孤家寡人设定
[此文性取向为耽美有COO不适者请速速撤离]
引子
四散的肢体…
哭泣的孩童…
狂热朝拜的黑衣人…
血液铸成的五菱星…
脸上温热的液体滑入嘴角泛起一股咸腥。
黑暗狭小的空间
“爸爸…救我!”
那童声多么熟悉,是“自己”小声的呜咽
声音好像被听见了,头顶上的盖子被打开,有人掐着自己的胳膊把他放在五菱星的中间。金属般冰冷的声音传来“想活下去吗?”“自己”小声地回答……
还没等听清就突然从梦里惊醒,这是第几次做这个梦了。
自从Kenny把一切拆穿之后自己就失去了一切。名字、家人、还有自己暗恋着的王欣。
不,是自己从来就没拥有过,这些只不过是从Kenny哪里偷来的时光。
自己的亲生父亲是一个邪教组织的成员,母亲则是一个被邪教组织迫害的家破人亡,却不得不依附于父亲的女人。
她最后是被父亲打死的。
因为,她给警察传递了让邪教组织消息,并导致邪教组织消失直到现在,也没有消息。